我们想要研究与社会相关的学科!──「芭乐人类学」作者群访(上

荟萃焦点 2020-07-10

我们想要研究与社会相关的学科!──「芭乐人类学」作者群访(上

「其实今天来的三个……」郭佩宜看看身旁,坐在她右侧的林秀幸笑着接话,「……原来都不是读人类学的!」

近年来以共笔方式经营的知识部落格出现,内容从经济到历史、从科学到社会,利用网路提供了与教育体系不同的知识来源;在这些共笔部落格当中,由几位人类学学者合作、2009 年上线的「芭乐人类学」是最早成立的部落格之一。经营六年之后,「芭乐人类学」的文章打算选辑集结出版,与更多没能在网路上相遇的阅读族群接触;在谈到为什幺对「人类学」产生兴趣时,作者们提供了相当有趣的答案。

「其实我本来对人类学有点误解。」原来唸动物学的吕欣怡解释,「我毕业那年刚好解严啊,台大这边解严前两三年,就有很多当时被禁的书,摆在新生南路对面的小书摊。读那些书时会好奇:为什幺以前从小到大,一直都没有读过这些东西?毕业之后本来是想出国,但刚好有朋友介绍我到清华大学去听陈其南老师的演讲。听了之后我觉得自己很难相信原来有这样子的一门学科,可以这幺宽广地去看这个世界,所以就非常嚮往。但是在那时候我不知道如果去唸人类学,将来可以做什幺工作?所以我想如果可以考上研究所,我就继续唸;如果考不上,就出国。清华大学那时候刚成立社会学与人类学研究所,刚说的误解是:我以为社会学跟人类学是很类似的。」

吕欣怡:台湾大学人类学系副教授

利用很短的时间準备之后,吕欣怡考进了人类学研究所,「那时候清大刚成立人文与社会学院,整个人文社会学院的所有领域全部挤在一个非常小的空间里面,所以我们有很多时间相互交流,是一个跨学科整合的时期。」吕欣怡回忆,「进了清大之后马上就遇到学运,学运结束、我毕业之后,对人类学的印象一直是一个可以帮助各式各样的领域跟视角的学科,所以就继续唸下去。」

原来唸化工的郭佩宜,接触人类学的过程与吕欣怡不大一样。「我当初选化工系,是因为我对环境保育的运动有兴趣。」郭佩宜道,「那时候刚好是台湾解严之后,开始有一些环保运动,我觉得如果想要了解环保运动怎幺做的话,应该要先进到那个产业里面,知道他们在做什幺,才知道怎幺改。」